八面来风

美国学困生教育:静待花开的智慧

时间 2014/4/9 15:54:36        来源:南方教育时报

      作为教师,在具体教学过程中如何做到让每个孩子都不掉队,我们这些年一直在探索,积累了一些经验,也有一些困惑。去年5月笔者参加了深圳市教育局组织的赴美国纽约圣文森学院的为期53天的海外培训活动,深入了解了纽约学困生的教育生态,获得诸多启示。

      早在1997年,教育部提出,义务教育阶段教育要面向全体学生,尊重学生个体差异。在大洋彼岸的美国,2001年,新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名为《决不能让一个孩子落伍》的教育法案,针对教育教学质量低下的学校明确规定了许多具体的硬性要求。从这点来看,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将让学生都能享受公平教育作为教育的宗旨。

      学困生, 顾名思义,是指那些学习上遇到障碍、困难的学生。这些学生往往因为家庭或者自身原因对学习提不起兴趣,学习成绩差,有些学困生不仅不认真听讲甚至还会扰乱正常的课堂秩序。作为教师,尤其是作为班主任,如何转变学困生是工作重中之重。

      美国纽约市的小学里有学困生吗?他们的老师也有像我们这样困惑吗?在美国学校访问期间,我寻找到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们访问的几所纽约市公立小学基本上存在这些现象:学生来自移民家庭,父母文化水平低,学生学习英文面临很大困难;学生来自贫困家庭或离异家庭,品行差,学习差;部分注意力不集中、唐氏综合征、发育迟缓以及自闭症等问题的特殊学生和正常学生同处一个教室接受教育。

      以Pioneer Academy (Public School 307)先锋学校为例, 这所学校共有913名学生,学生大部分来自南美洲和中美洲,主要是近几年美国新移民的后代;他们的母语为西班牙语,因此英语教学上的难度很大,需要配备专职翻译;95%的学生生活在贫困线以下,需要享受政府提供的免费午餐;学生家长平均文化水平为小学三年级水平……这些问题给老师教学提出了许多挑战,但他们采取的教育方式留给我很多启示。

启示1 细致全面了解学生

      纽约州政府要求新教师通过多种途径对学生特别是对学困生的家庭环境、生活状况和孩子自身情况进行全面了解,并阅读相关的儿童读物,进而采取有效方法教育孩子。其中纽约州政府向新教师推荐的一本以孩子口述的英文绘本《If she only knew me》(《如果她了解我》)尤为著名,而老师们在了解了学生的家庭和生活状况后,对学困生的态度更加友善、宽容,对学生的教育方式也会更加科学。

启示2 文化熏陶中树立自信

      走在纽约市公立小学教室门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花花绿绿的教室大门,仔细一看,原来门上都装饰有老师和同学们的个性签名。有的班级学生把名字写在青蛙图片上;有的班级把名字写在太阳花图片上;有的班级把名字写在学生喜欢的某本故事书的图片上;有的班级将名字写在雨中的小伞图片上……这些彰显主人翁精神的“门文化”,极大增强了学生在班级中的存在感及归属感。

      走进教室,激人上进的墙壁文化也引起我们的注意,其中大致可分四类:班规及班级事务栏、班级格言栏、所学知识栏和学生作品作业栏。据介绍,班规都是各班师生共同讨论制定的,对于自己制定出的班规,学生遵守起来会格外用心,同时又可以相互监督;班级格言栏也个性十足。在先锋学校,笔者看到的格言五花八门,内容有:“I am a scholar at Pioneer Academy. I am here to get smarter, wiser and kinder.”(“我在先锋学校是一个学者。我在这里会得到聪明、智慧和仁慈。”)每天早上,学生们一进学校就齐声朗读班级格言,教室里充满着阳光积极的学习氛围。难怪该校校长助理很自豪地告诉我,他们学校的学生虽然来自形形色色的家庭,但教育出来的孩子都有“good behave”;作业展览就是学生的自信心展览。在每个展板上方都会出现“You can do it! You never know what you can do untill you TRY! Never settle for less than your best! Attitude makes things difference!”等等激励学生的标语。

      在先锋学校,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里每个学生都被称作“学者(scholar)”。为什么学校把学生成为“学者(scholar)”呢?校长回答道:我们从建校初期就要求所有的教师用 “scholar”来代替 “student”,目的是教会学生战胜挑战,要以博学多才的治学态度去学习,从而培养学生坚定的意志。

      在校园里,我们处处能感受到孩子们阳光、自信、自立、友好、积极、好学以及相互尊重。在The Ideal School of Manhattan的一节英文阅读课上,我注意到一个脑袋偏大,头发几近脱落的小女生,当她每一次用含糊不清的语音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时,班里其他孩子总是仰起头,面带微笑,静静聆听,并报以称赞的掌声。

      在我们观摩的一节音乐课上,音乐老师边弹琴,边用目光和学生交流,而老师交流最多的是旁边一个瘦小男孩。老师时不时用头亲昵地顶顶小男孩的头,用脸颊轻轻贴贴他的脸颊。下课时,我才发现这个小男孩双腿畸形,行走只靠两支拐杖,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阳光心情,下课后,他很熟练地拄起拐杖和其他孩子走在一起,用“健步如飞”来形容他的步伐也一点不夸张。

      这样令人感动的场景,对于美国的师生们来说却司空见惯。细节见证伟大,这应该就是校园文化出透射出的人文关怀的正能量吧。

启示3  分层教学分层评估

      在尊重学生个体差异的基础上,努力让每个学生都得到不同程度的提升。纽约小学里一般普通学生大概占60%,特殊学生占40%;一个教室配备两名教师,一名专职教师,一名特殊生教师。教师采取分层教学,这种分层教学不仅表现在课堂教学上,还表现在对学生知识能力的分层要求上。

      以“英语阅读水平”为例,教师通过考察、检测,确定每个孩子的阅读水平,而后把学生的最初阅读水平依照26个字母从A—Z编号,在学生达到一定水平后,自己的名字行前进一    步,这种做法的优势在于激励优秀生不断提高自己英语阅读水平,让学困生看到自己一天天也在进步,便于教师随时掌握每个学生的阅读动态,随时调整教学进度。从学生学习细节入手,这大概就是教师静等花开的智慧吧!

      纽约市一年一次的州统考分为5个等级,学生只要达到5个等级中任何一个都算合格,所以这里的学生很少因为学习成绩不佳而苦恼。

启示4  弹性宽松的个别辅导

      纽约市小学教室里也有一些课堂听讲率不高的学生,老师们会利用课间,在学校图书馆,或者走廊里帮学生辅导。在The Ideal School of Manhattan学校的走廊上,我们看到一位中年男老师在辅导一名黑人小姑娘,他们一边轻声交流,一边做题,如同一位慈父和自己孩子交流,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师生教学关系让我们感触很深。

      对于学习稍差的学生,可以通过宽松环境下的个别辅导,使其最大可能做到用心学习。对于学前班到三年级的学生,学校会提供一些补充强化课程和有监督的课外活动。至于高年级的孩子,他们可以自主选择参加本校的APEX 项目或作业辅导班。

启示5  紧密结合的家校沟通

      如果学生在课堂上出现恶意捣乱现象,大多数情况下教师或心理老师会和学生交谈沟通,了解情况,找到问题症结,帮助学生解决问题,在多次交谈无果的情况下,教师会打电话告知家长,并征询家长意见是否可以把孩子关进学校的save room或采取其他挽救措施。在家长的理解与配合下,一些需要端正行为的学生也会受到纪律上的约束。

      另外,学校会给家长提供一些家庭教育指南。为了加强家校合作,学校都会设置一名家校联络员,家长在家校联络员的组织下定期进行培训或召开研讨会。在我们所参观的Pioneer Academy (Public School 307)学校,家校联络员已经给家长们进行了115次培训。

制作 苏州市教育局政宣处     电话 0512-65211041